金坛新闻网-中国金坛新闻门户

湖北安陆自来水变“绿豆汤” 污水直排进饮用水水库

2019-05-13 02:17:11     来源:金坛新闻网     作者:刘欣

位于随州欢乐世界府河对岸的一处生活污水直排管道,生活污水在这里未经处理就直接流入府河。陈耳生 摄 图片来源:新京报

位于随州欢乐世界府河对岸的一处生活污水直排管道,生活污水在这里未经处理就直接流入府河。陈耳生 摄 图片来源:新京报

  4月24日晚,章鹏(化名)给安陆市自来水公司打了个电话。他想知道像绿豆汤一样的自来水还能不能喝。此前, 安陆“自来水变绿”问题于4月中旬开始在网上不断升温。

  安陆,湖北省孝感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章鹏所说像绿豆汤一样的自来水便取自坐落于安陆城西的解放山水库。

  解放山水库是通过拦截上游府河形成的一种河道型水库,水库总库容4630万立方米,年供水2800万立方米,其主要来水受上游随州影响。

  4月25日,安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告称,4月15日以来,解放山水库发生“水华”现象,给自来水厂制水造成困难,致使居民用水浊度色度升高并伴有异味。安陆市决定启动Ⅳ级响应。安陆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安陆市解放山水库建库、有水文记录以来第一次出现“水华”现象。

  根据专家意见,安陆进行了解放山水库的水体置换。4月26日,安陆市发布通告称,经生态补水及市自来水公司采取限压保质措施后,正式开始供水,水质与前期对比明显改善。

  作为安陆市区唯一饮用水水源地,解放山水库的水质并不能完全令人放心。数据显示,解放山水库上游府河,2016年1月至2019年1月水质未能稳定达标,存在较大波动,其中,氨氮、总磷出现多次超标。

像绿豆汤一样的自来水。受访者供图

像绿豆汤一样的自来水。受访者供图

  发酵的“水华”事件

  3月中旬,便有安陆人开始关注到了“水华”问题。

  网友“@正义的天秤座”3月16日在孝感日报社主办的槐荫论坛上发帖称,近期自来水有类似鱼腥的异味,烧开后味道更加明显。

  章鹏回忆,他在4月中旬的一天接水时发现水面像是漂浮着一层白色的东西,放到晚上时再一看,水下面全是绿色的,“很吓人!”

  安陆市自来水公司于4月13日发布的一份由孝感仙泉水质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解放山水库水质检测报告显示,安陆城区的自来水各项检测均达标,不过游离余氯是0.62毫克/升,是末梢水执行标准的12倍多。

  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教授丁爱中对此解释,游离余氯超标12倍说明自来水在进入家庭前的清水池消毒过程中加氯加得过多,说明自来水公司对于自己的水质安全不放心,所以要加很多的氯来进行消毒。

  事实上,安陆的“水华”问题早有端倪。位于安陆上游的随州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吴德才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1月26日随州市生态环境局就提醒过安陆市生态环境局,解放山水库再不换水,就可能爆发“水华”。他们提取设在随州广水市长岭镇平林(国控)监测点(位于解放山水库大坝上游15公里,而水库水面长期高出监测点2米多,相当于提取了解放山水库水)的水样进行检测,三个取样结果分别是0.81×107、1.9×107、3.6×107,属轻度硅藻水华(藻密度为1×107至5×107)。

  自来水问题让越来越多安陆市民不满,多位市民拨打市长热线,向政府反映。

  4月24日晚,章鹏终于忍不住拨通了安陆市自来水公司的客服电话,并录下了双方对话。“那个自来水绿的能不能喝?”连问了两次之后,客服人员告诉了章鹏一种喝的“方法”,“把水烧开,然后把盖子揭开继续烧两分钟”。

  章鹏晚上把录音“证据”发到了小区的业主群里。有人将这段录音做了剪辑后,在更多的微信群里转发了起来。

  4月25日10时,安陆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关于启动饮用水水源地解放山水库“水华”现象应急IV级相应的决定》,决定解释称,受近日气温回升、降水持续减少等影响,安陆市解放山水库饮用水源地发生“水华”现象,生态环境、卫生健康、水利和湖泊等部门将加大检查、监测力度,确保安全饮水。

  在媒体关注下,安陆“水华”事件开始成为一个全国性舆论事件。

4月28日下午,在儒学路和龙门路交叉口,安陆城管部门的车辆向附近居民发放生活用水。陈耳生 摄

4月28日下午,在儒学路和龙门路交叉口,安陆城管部门的车辆向附近居民发放生活用水。陈耳生 摄

  两天采购的矿泉水是往年一年的销量

  25日晚,安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解放山水库“水华”现象应急处置情况》通报,通报显示,卫健部门对市区2处末梢水检测,其中一处末梢水浊度、色度、臭和味、肉眼可见物、游离性余氯等指标均达标,另一处游离性余氯超标一倍,其他指标达标。

  虽然政府通报称自来水达标,但安陆市民还是选择了用脚投票。超市的矿泉水因此大卖。安陆某中学附近一家超市的进货清单显示,4月25日、26日采购的矿泉水至少有5000元。该超市老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那两天采购的矿泉水基本上是他们往年一年的销量。采购的也多是2升或5升的大桶水,而且基本上当天就抢购一空。

  居住在解放山水库大坝附近的邓女士家里有自备井,但还是买矿泉水做饮用水。井水用来洗澡、洗菜,自来水则弃用。

  政府也组织了供水行动。安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罗旋告诉新京报记者,在4月25日、26日两天,他们一是通过本地一家矿泉水生产企业向市民供应矿泉水,并保证不涨价。同时从未受影响的乡镇水库取水,用水车拉到城区供市民使用。

  4月28日下午5点20分左右,安陆城管部门的车辆在儒学路和龙门路交叉口沿街向附近居民发放生活用水。一位提着大半桶水的女士说,虽然这桶水不够用一天,但也总比没有好。他们仍然不相信自来水已可以饮用。

  参与此次“水华”事故处理的湖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城市建设处长张晓曦介绍,安陆自来水公司也进行了一些前置的处理,比如添加混凝剂、活性炭吸附。

  同时,孝感市政府也协调邻近的徐家河水库、清水河水库予以生态补水,并请随州市政府协助治理府河上游的生活污水直排问题。

  根据专家意见,安陆进行了水库的水体置换,把水库内的水放掉,把上游新鲜的水放进来,从25日开始从备用水源地徐家河水库以及清水河水库调水,对解放山水库进行生态置换。

  26日22时,安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告称,自来水出水质量明显好转,预计经过当晚的持续深度处理,27日全面恢复正常供水。